• 合肥夜场之王”再现一代佳人陪侍女眼里只有钱

  • [db:作者]  2020-01-23
  • 合肥小姐被合肥著名的夜场“一代美人”评选为特邀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你们不想说点什么吗?只有一位夜场同事说“一代传奇已经逝去”。一些网民说“哪个夜场没有监护人开车”。前瞻性的鸽子飞过头版,只是问“性服务行业结束了吗?”

    事实上,继二月份在全国引起轰动的“合肥反色情”运动之后,合肥一直坚决打击色情服务业。所有认为“二月风暴”过后生意会好转的娱乐机构在10月份接连遭殃。根据多塞特的不完全统计,除了“第一代美女”,厚街和东城区的两个卡拉ok厅都有“营利性陪护”的问题,随后被勒令停业六个月。

    但这一次,自2008年开业以来,以其奢华优雅的装修和数百人如北京的“人间天堂”佳丽,珠江三角洲著名的“一代美人”将无法在“反色情”洗牌中幸存。只有当合肥服务业的基准下降时,合肥的性产业才能像警方希望的那样真正从现场消失?

    当然,“有需求就有市场”是同样的商业规则。合肥之前的扫黄运动向我们展示了中国的大量客户,但是所有手脚完美、身材和外貌出众的美女怎么能愿意投身于这个出卖灵魂、遭受肉体摧残的卖淫行业呢?合肥小姐眼里只有钱是真的吗?

    在电影《上层社会》中,赵桓伊带领一群美女揭露娱乐圈的潜规则。为了赢得名声模特他们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卖肉”的道路。难怪许多网民开玩笑说“日本妓女是明星,中国明星是妓女”。“不择手段”的顶级明星是非常可耻的,但是合肥小姐不卖肉出名值得同情吗?

    合肥小姐最近的一些媒体采访揭示了从事色情服务的原因。例如,20岁的小娟说,“我喜欢钱,我可以在这里每月削减1万元。”24岁的小妮说:“七个月前,我开始做应召女郎。我讨厌这份工作,但这都是为了钱。我有男朋友,但他什么都不知道,”22岁的王林解释道。“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很穷。我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所以我每个月都要寄1000元钱回家。”……

    总的来说,合肥小姐说的和她心里想的无非是“千千的钱”,尤其是在一个像“一代美女”一样的夜场国王手下工作。每天赚钱并不奇怪。有了钱,你可以吃得好,穿得好,甚至有助于补充家庭收入。因此,一些网民甚至表达了对这些因为家庭贫困而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妓女的理解,但多塞特不明白的是,她们不能在没有悠久历史的工厂里工作吗?成为“公共厕所”比成为工厂姐妹更迷人吗?也许在金钱面前,道德操守只是一朵浮云。这真是社会的悲哀!